狂河杀鬼

感谢陪伴与等待
此博发全职、魔道相关
人懒玻璃心,不要伤害我
墙头满地走,本命难下手

感谢组织没有给我染成绿色的并且满足了我蜜汁卷发还非要添个大背头的神奇愿望_(:з」∠)_ 然而莫名奇妙拖了条粉色的咸鱼,我也很绝望,这个画画的疯了……可是,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就地换个头像hiahiahiahia

一条粉色的咸鱼:

 

时隔五年的板子复健。

粉河(……)和粉鱼。

不是河粉。

整个摸鱼的过程又名《失去双腿二十年的残疾人少女依靠义肢学习奔跑!啊!摔倒了!》

——这样振奋人心的故事。

又忘画犄角了,所以动手添了一个悬浮犄角,结果一个恶趣味爆发又画了一点别的。

 @狂河杀鬼 答应狂河板子复健第一只就画粉毛河,其实我第一次(其实也是唯一一次)用板子画图(2012年)的时候画的就是粉色短发的妹子,然后因为画太丑再也没有碰过板子,现在这一只看起来……至少和那一年我十五岁(……)的时候比起来是有进步的(真诚

因为,你们要知道,我在五年前那个粉毛妹子背后画了一大堆白色和红色的玫瑰红还有粉色紫色蓝色的泡泡。

至少我的审美是有救了不是吗。

(但是粉鱼是怎么回事啊)

 

沉迷李莲花无法自拔,我爱他!!!(ㅅ´ 3`)♡

咳,那什么,各位吃好玩好,我回家再码字₍₍ (ง ˙ω˙)ว ⁾⁾

【翔澄】但愿长醉不复醒

《情虽不厌》番外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虐翔澄了,真的【躺平】

 

巫山以西猖獗已久的走尸清扫干净以后,金凌的心情一直挺不错,处在一个即使领了舅舅的例行训话也只是哼哼几声没有顶嘴的阶段,达到了一种清风拂山岗的至境,一日之内数次打消蓝思追劝架的想法,实属不易。

船在青山绿水间不疾不徐地前进,日头西沉,浓重的橘色为这清寡的景致添了些光彩,金凌拣了个卖相甚好的桃子向不远处的人扔过去:“没听到猿鸣,净听到些鸟啼,没领略到那种至清至凄的气氛真是可惜了。”原本果皮上还沾着水珠的桃子在空中转了几个圈,晶莹的水珠抖落下来,落到蓝思追手中时已没有那么讲究了。一桃毁所有,即使蓝思追是那种随便往船边一站都能营造出岁月静好的效果的人,也敌不过金公子信手砸过来的桃儿。

“来这里的时间不对,自然听不到猿鸣。”蓝思追无奈地转过身接了金凌的话,谁知他转过来就看见金凌闲不住似的把手边某个不起眼的小东西扔到了江里,“哎……”阻拦不及,蓝思追眼睁睁看着成色上佳的小玉坠被金凌扔进水中,咕咚一声散了踪影。如果蓝景仪在这里恐怕会有很多话要说,很遗憾的是这位不在场,带领蓝家弟子外出帮忙的只有蓝思追一人,他空有一腔话语想像倒豆子般说出来,却也只能在说出口之前就被理智牢牢锁在了喉咙里,最后并没有什么劝服力地说:“若是被江宗主看到你如此这般找乐子,少不了又挨一顿骂。”金凌也只是偶尔耍个公子脾性,十几年来被惯出来的脾气难改,他扔完也有那么一丝半点的后悔,但面子上还是要撑过去的,他向江澄那个方向努了努嘴,道:“舅舅可没那闲功夫管我,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呢。”

这次来西南清剿走尸的家族有很多,但身份显赫的人却寥寥无几,除了江澄和金凌这种和这个地区的家族有渊源的大家族的家主,剩下的都是些支流末节的小家族。清剿结束之后有资格与江家金家同行离开的人又少了一批,即使是这样,一两条船也是决计不够载下这些人的,再加上江澄嫌金凌让他闹心,他彻底和这小兔崽子分了船。上船之后把该说的该做的表面东西过了一遍之后,江澄再没和其他人有过多的交流,独自站在船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自从他突然消失又突然回来之后,他就经常这个样子,我也没办法了。”金凌又想往水里扔东西,在桌上摸了一圈只摸到桃子之后才意识到蓝思追把桌上值钱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蓝思追若有所思地看着江澄的背影,他在他身上看到了熟悉的感觉。

孤独,比以往更甚的孤独,其中还掺杂了某些格格不入的情绪,比如说认定了,看透了。

云梦附近也不平静,江澄本不打算亲自来处理走尸的,只是这次眉山也没能幸免地搅进了走尸侵扰的范围里,他不得不管,况且金凌一直执着于外祖母的家乡,他对它有无限的憧憬和保护欲,就如同曾经的他。于是才有现在的江澄放下云梦的一摊事,陪着金凌在江上漂游。

山如低罗髻,倒影铺在水面上,又被船刮出一道道波纹,慢慢向外荡出去。江澄确实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事实上他一有空闲就会不自觉地陷入到放空的状态,什么都不想才可以暂时地放过自己。

江澄看见水下游过两尾鱼,空中一抹云在水面上留下浅淡的印记,船行,水自然有波,波纹从生出到消失,他都看在眼里。夕阳被抛在船队后头,金红的光落入水中,粼粼波光晃花人眼。恍惚中江澄发现太阳从一个奇诡的角度坠入了江流之中,呼啸而过之后仿佛还能听到急坠入水的炸响,惊诧之下他回头看了一眼太阳,只见耀眼的巨大球体还赖在空中不肯沉到重峦之后。刹那间江澄的眼中只剩下四处绽开的金红,他闭上眼睛稍作修整,再睁眼时,他从流淌的江水之中看到了孙翔的身影。

从话筒和闪光灯中脱身出来的孙翔和队友走在光线昏暗的通道里,他们刚从这个赛季异军突起的百花手中险险拿下一场胜利,激动之余还有一点感慨,假如赛场上谁出一点微小的差错,这场比赛的胜负都会被重新改写。孙翔的脚步有些许拖沓,他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侧过身看了一眼身后,只一眼他就没再向前。

“队长,你怎么不走了啊?”原先并排走的队友的脚步也变得迟疑了。

“你们先走,我东西落了。”孙翔应付了几句,打发人走了。

是你吗?

孙翔只觉得眼前波光闪烁,昏暗的通道里好像浸在了水里,比玻璃还透明的水体柔软却有明显的距离感。他们处在两个截然不同的时空,这像水一样的东西却将两个世界的画面连接在一起,孙翔几乎要相信穿过水就可以到江澄所处的世界里了。高广的天空之下随江流而动的船,青山绿水环绕,那里是云梦吗,江澄因为什么原因在这条船上,又或者他能看见他吗,然而这些问题也只是在孙翔脑中极快地闪过。知道了如何,不知道又如何,事实依然不会改变。

他看见他了。江澄竟然有呼吸停滞的感觉。

确定江澄也能看见这边的世界,孙翔的嘴角一松,眉头也不似之前那般紧蹙,他低声喊了江澄的名字。私心作祟想用老办法把江澄带到这边的世界,但终究不会成功,那片能扭曲时空的心魔剑碎片早已被封印,这一声呼唤停留在了恶劣的玩笑这个层次上没法再进一步。玩笑而已,不可成真。

江澄了然地笑了一下。

声音无法传达过来,江澄看着孙翔的双唇一开一合,那个熟悉的、曾经带着各种情绪喊出他的名字的声音被回忆起来,不断冲击着他的耳膜。

孙翔向空中伸出手,就好像这样就能触碰到江澄一般。江澄垂在身侧的手也跟着动了动,却最终没有如孙翔那般伸出手,他只是凝视着孙翔,多看一眼都觉得满足。在这个人身上,他没有更多要追逐的执着了,因为没有实现的可能。他已经把所有关于孙翔的记忆束之高阁,连带着由这个人所牵引起来的情绪也可以被他控制得没有多少波动,总有一天他能不想不念。江澄瞬间的动摇就算是给孙翔的回应了,孙翔伸出的手在半途堪堪停住,他笑了笑,小幅度地挥手像是说了句再见。该放下了,孙翔是这么认为的。

“不见。”江澄自语。

昏暗的光线里,孙翔转身走远,江澄好像反应迟缓的老人一般,在他转身之后才想起挥手道别。江澄的视线里只留下了幽长又模糊的通道,通道里安静了几秒,没想到孙翔去而复返,他不甘心就此别过,又跑了回来。孙翔看到后知后觉的江澄抬起的那只手上戴着他的冠军戒指,圆环牢牢地圈在江澄的手指上,露出的半截戒指在阴影里黯淡而不显眼,孙翔却觉得它灼伤了眼球,刺痛从眼睛一路传到心上,如同荡开的涟漪,一波接一波地打在心口。

不只他一个人走不出来,原来江澄也是放不下的。

暴雨冲毁了泥沙堆砌起来的城墙,先前强作不在意的伪装都不堪一击。

“江澄!”孙翔的身体前倾进那层水的类似物里,像被包裹进了海绵之中,没有被水淹没的感觉,反而在他拨动水体的时候,它们还会避开他的接触,江澄在水里的倒影也被搅得模糊不堪。他很想和江澄说说话,可是此刻除了喊这个名字,他的脑海里一片空白。

一条青黑色的鱼穿过孙翔眼前的水面,甩尾的时候扬起的水花打在了孙翔脸上,突然的闯入者割断了两个世界的联系,晃动的水面逐渐消失,孙翔的声音也戛然而止。站在原地怔了一会儿,他抹下脸上的水珠,一时分不清自己在那个世界。

水花飞出水面的时候也惊醒了江澄,他徒劳地在虚空中捞了一把,意料之中地什么也没碰到,就连鱼尾甩上来的水花也没能溅到他身上来,而是落在了船头的木板上。毫无悬念的结果,从开始他就知道最后会是什么样子,明明都已经想好绝不挽留了,最后还是白白地挣扎了一番。

何必呢?江澄问自己。

孙翔也应该是这样想的吧。

沦落在世间的人总免不了俗,想要挣扎和挽救,哪怕谁都知道没有用,却仍心存侥幸。

“舅舅,”金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上了江澄所在的这条船,站到了江澄身边,“你没事吧?”

另一条船上的蓝思追正缓步踱回舱中,夕阳渐隐入连绵的青山之后,天幕微溟,他回想起刚才看到的一切,困住江澄的是惑,难以解开也难以摆脱。

“没事。”江澄敛了表情,目光从流水移到了两岸的小山上,倦鸟飞回了巢,葱茏的树木也少了白日的生气,悄悄掩藏在愈发昏晦的暮色中。

江澄觉得他有些醉了,醉在这绿沄沄的江水里,最好永远不要醒过来。

 

end.

信封在中国飘荡了半年,今天才到我手里,简直坎坷(ಥ_ಥ)

当初被抽到的时候感觉超级幸运呢!谢谢 @时生 太太,字超美,我要把它们带回家收藏起来吼吼吼!!

【PS:请不要在意我的直男拍照技术和糙汉修图技术(事实上直男拍得都比我拍得好看(ಥ_ಥ))】

关于填坑

计划大致是这样:翔澄番外→周叶→王喻/全员无cp→翔澄新坑→周叶

大概是这个节奏,然而中间如果按耐不住我这双贱手的话可能会临时加文【毕竟我八百个(不是)脑洞都在蠢蠢欲动】

另外我考完试会去旅游一周,可能处于码字+玩耍的过程之中,发文的时间不定,尽量有时间就发吧,大家意思意思知道我还活着没有跑路就可以了

【答应了修情虽不厌的文,修完放上来_(:з」∠)_ 】

以及今天诈尸……是因为女神开新坑哈哈哈哈哈哈哈,激动地我嗖地一下就诈尸了*٩(๑´∀`๑)ง*

【这条请不要给热度或者转载推荐,它仅仅是lo主发疯的产物,计划达成的时候就删】

【日常】挂一个失去〇能力的狂河太太

事情就是这样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觉得哪个小姐姐长得漂亮又sexy就去搜和她有关的东西,因为她可能是个演爱情动作片的漂亮小姐姐_(:з」∠)_珍爱三观,远离〇片
我恐怕一时半会儿走不出这个可怕的阴影,眼前经常出现〇〇的重影,绝望

赭鹿:

没时间更文,但是可以和大家分享一个悲伤的故事。

你们狂河太太 @狂河杀鬼 她,也失去〇能力了。

(……为什么我要说也)

事情是这样的。

狂河这天闲来无事在网上搜漂亮小姐姐看,然后不小心搜到了一张AV封面图。

然后她就看见了男主角的〇〇。

然后她就……狂河:男孩子的〇〇好丑啊!不符合我的美学!

狂河:微笑中透着一丝妈卖批.jpg

——事情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然后狂河就这样失去了〇能力。

现在她大概处于“啊啊啊啊啊啊为什么我的每一个本命都有〇〇”的绝望之中。

……可能是因为她的本命都是男的吧,我想。

嚎了一晚上。

我也很绝望。

从今天开始,狂河就把她的驾照交还给组织了。

我猜她以后大概开不了车了。

本篇挂人由狂河授权整理。

谢谢大家。


短篇归档【持续更新】

立个迎风飞舞的flag:1、七月考完试更翔澄《情虽不厌》番外

                                  2、 还债【一千字赞颂曦臣美貌】【怎么会欠这种债好气】

做不到我就直播吃键盘

--------------------------------------

所有车都换了链接,如果还是不能看就告诉我,我考完试再尼玛换链接

以及万一文的链接被我手滑放错了也可以告诉我

 

【周叶】他叫周泽楷        

             岁岁长相对

             半笔入梦 

             幽欢   

             粘人鬼

             你呀

             美男子与香烟     

             永忆江湖归白发     

 

【翔澄】情虽不厌住不得 01

             【进翔澄tag可以顺着看,我就不一篇一篇发链接了】

 

*个人/无cp*

【叶中心】孤勇

 

*BG*

【张楚】双双

 

 ----------------------------

写论文会上瘾orz

无心写文只想写论文

【叶中心】孤勇

难以入睡。

许是天气不好,云层厚得有些压抑了,又或者是几个小时后就要踏上归途扰得他无法安眠。

要回到阔别已久的地方。

不过是出差的目的地是H市而已,三十出头的人了还为这种并不太远的旅途而紧张实在有些好笑,叶修嘲笑着自己的纠结,却真的坐立不安。他最终还是推开了窗户,夜风钻进窗内,吹进他的眼里,灌进他的心里。看惯了没有星光的夜,今夜的云层层堆积,染上了城市的灯光,淡淡的红色爬在厚重的云上,连片的浓云压住他所在的城市,雨滴却落在了南方某座城市中。

躁动不已。

人活在世上不就是尽可能地拉长时间轴,在这条轴上奔波,脚下不曾停留。叶修走了又回来,来了又走,然后就真的没再回头。到了某个年纪就该为以后的生活做打算了,叶修就是这么想的,老友们也默契地没有打扰他的计划。

这几年来,叶修日常的活动范围就在B市内,该拿到的证就要拿到,该争取的就要争取,常有的忙碌也好,偶尔的悠闲也罢,日子就这么晃过去。他离开了原来的圈子,张罗起新生活,却没割裂和过去的联系。仍在荣耀里横冲直撞的人还会联系他,他也会抽时间在网游里大杀四方,引得敌军友军混战。荣耀依然热闹非凡,叶修还是很喜欢荣耀。

夜还没有很深,叶修趴在窗户边漫无目的地看着这座城市的夜景,高楼的后面依然是高楼,其中某一幢挂着微草的队徽,某个地方有义斩的广告,某条街的网吧里九成都是东山再起的皇风粉,叶修叹了口气,荣耀简直霸占了他的视线。

复杂的情绪又在心里作乱,叶修把这种情绪姑且归结为近乡情怯。叶修拉了窗帘躺回床上,灯光从没拉严的窗帘缝儿里透进来,从地板延伸到被子上,又从被面一路向上爬到墙中央,堪堪停住。风吹过时,那道迷蒙的光线抖动起来,叶修的眼睛都快被它晃花了。

他闭上了眼,眼前却走马观花似的回放了一出剧本烂熟于心的电影。

十六年前那个不知天高地厚就跑出家门的叶修,一路颠簸、辗转,去了远离家乡的南方城市。幸得找到了他的第二个归宿,那间条件一般的屋子就是他的安身之处,当时条件一般的网吧也是他最喜欢的地方,离开家后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广,落脚之后才知安稳有多么重要。叶修还记得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坐在电脑前建立角色,他在键盘上敲下几个字,女枪炮师有了属于她的名字:沐雨橙风。苏沐秋当时的脸上写满了骄傲和满意,是了,还有温柔。他会操作这个号加入联盟,把他将会获得的所有荣耀都送给妹妹,也希望他们都能沐着雨、乘着风走得更远。叶修说实现这个梦想还不简单。

后来这个梦想只能实现一半。收衣服还需要垫脚尖的苏沐橙曾经笑盈盈地告诉两个已经为赚钱养家而忙活的少年,他们就是她的长城。这句话烙在了叶修心里,他想着以后一个人也要撑起长城,还要把这座长城建的无坚不摧。朋友的离世终于让叶修意识到他始终是独自一人,这种清醒的孤独让他能毫不突兀地融入众人之中,也可以在人群散去后安静地回归平和。他有自己的想法,选定了什么他就毫不犹豫地想方设法完成,哪怕这条路不通,他也会劈开一条路走下去。他还有一腔孤勇足够支撑着他咬牙前进。

联盟最初的那几年,嘉世让很多战队铩羽而归,吴雪峰在第三年宣布了退役,叶修和他一起走出那条走过无数次的通道。缔造嘉世王朝,吴雪峰功不可没,最后竟真的付出了多少就收获了多少,嘉世和吴雪峰都不吃亏。叶修当时觉得吴雪峰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堪称顺风顺水的人,也觉得这一切都是吴雪峰应得的。通道即将走到头,稍微靠前一些的吴雪峰放慢了脚步,他说以后也要好好打,你是属于荣耀的。叶修不客气地接道:“那是当然。”两个人都笑起来,吴雪峰伸出手掌示意叶修击个掌,两掌相击,吴雪峰说:“很高兴能和你一起打荣耀。”叶修说:“我也是。”走出通道后,他们便从不同的方向离开,之后再无联系。有时候叶修会记起击掌时蔓延手心的麻,吴雪峰把嘉世和荣耀一起交付给了他。

和苏沐橙并肩战斗了许多年,叶修后知后觉这个小姑娘已经不需要他时时刻刻保护了,于苏沐橙而言,他仍然是她的长城,但她也想成为别人的长城。事实证明,苏沐橙能做到。

他孑然一身走出嘉世,雪夜过后冰花从寒冷中生长出来。站在君莫笑身边的是新面孔,再后来和君莫笑并肩的人越来越多,兴欣终是成型了。一路摸爬滚打,交过好运也有不顺心的时候,大家就这么跌跌撞撞地前进着,谁也没有要停下脚步的意思,有人选择离开就一定会有人留下来。就像叶修离开之后,兴欣这捧灼灼的火依然生生不息。

生生不息,就像叶修心中永远不会熄灭的躁动一般。

离叶修定的最早的航班起飞还有几个小时,辗转反侧许久之后他掀开被子,收拾要带走的东西。开会要穿的正装整整齐齐地叠好,其实要带的东西很少,叶修把它们通通收好,拿起钱包的时候他想起年少时顺走叶秋打包好的行李溜出家门的他,也是这样一个安静的夜里,他成为了离家出走的哥哥。眼睛锁不住笑意,叶修掂了掂手里的钱包,像当初跑路时一样提着行李轻手轻脚地离开并没有其他人的家,门锁落下的那一声响宣布了他的自由。

潮湿的空气有泥土的腥气和闷得让人难以呼吸的窒息感,叶修深呼吸了几口空气,沸腾不安的血液逐渐平息下来,躁动的心却跳动不停。重重云层后面的月光皎洁,轻柔地铺在酝酿了雨水的云朵之上。

回去的路一直都在那里,他终于迈出了第一步。

 

 

北方阴云密布的时候,南方已下起了雨。

正是上班高峰期,又遇上雨天,前方排起了长长的车龙,叶修付了车钱之后就下了车。飞机落地,他站在这片土地上时,身体就和这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在催促着他探望过去,从机场一路过来都没能平息他再次沸腾起来的情绪。是怀念,是欢喜,是复活,是一点可有可无的紧张。

细雨微斜,带着雨水的风吹进了伞内,扑到衣服上,就将衣服洇染成深一些的颜色,扑到裸露的皮肤上,就在皮肤上凝结成微小的水珠。入目的一切是那么熟悉,甚至鼻端嗅到的味道和点点雨水都能让他想起在这个城市的许多事情,那些画面时而模糊时而清晰,每走一步都会有新的画面加入到脑内。

其实也没有离开多久,然而这座城市于他而言还是有了许多的变化,他终于又一次站在外乡人的角度客观地看H市,上一次有明显的局外人的感觉,还是十几年前刚到这里的时候。

叶修忽然想点根烟。                                 

手已经摸到了烟盒,雨天里被自己体温包围着的纸盒有棱有角,他的手指顺着侧棱滑过去,最终又收了回去。叶修并没有刻意戒烟,身边环境改变了,尤其是年纪又长了几岁之后,他就不再对尼古丁有那么大的依赖,公共场合禁烟的标语自动浮到眼前,叶修收回的手握在了伞柄上,正好抵过了一阵稍微强一些的风。

街景在细雨中显得迷蒙,行人举着伞匆匆而过,车辆首尾相接卡在道路上,寸步难移,雨刷有节奏地在车窗上划出水痕。叶修沿街道走下去,直行或是拐弯,早已刻入他的脑海之中,走下去,一如他当初选择离开家去外面闯荡时的决绝,只是现在他多了几分泰然。

兴欣网吧的生意蒸蒸日上,一是陈果对父亲留下来的网吧十分上心,二是兴欣网吧作为战队成立的地方,对于兴欣粉来说具有非凡的意义,不少人来网吧里忆往昔峥嵘岁月,以及展望辉煌的未来。叶修可没心大到直接走进网吧,他站在路边,伞面稍微向上抬了一些,好让视野更宽阔。伞面上的雨滴汇成几条浅溪,滴答滴答地被重力拽到地面上的小水洼里,又溅起新的水珠。

“老叶?”

叶修转了视线,笑问:“这个点还不训练,方锐大大是路上堵车了还是怎么着?”

“哎哟我去,活的老叶!”方锐把刚买的包子若无其事地往身后一藏,两三步蹦到叶修面前,他手里拿的伞严严实实地挡住了叶修看网吧的视线,“这不是偶尔起晚了一次嘛,就起晚了一次,真的。我就说是冥冥之中受到指引要晚出门一会儿吧,这才能在路上逮住你!”

不等叶修接话,方锐又乐呵呵地问:“好久不见啊,你怎么突然来这里了?等等,你别告诉我你还要回来,高龄选手?”方锐说得有点激动,两把伞戳到一起,雨水淅淅沥沥地从两人中间流下来,溅了一身水。

“能不能稳重一点,快三十的人了。”叶修甩掉手臂上的水,对方锐的大惊小怪嗤之以鼻,又说,“我出差来的,明天有个会要开。”

“哦那正好,今天回兴欣指导一下。”方锐看了看四周,把伞面压下来遮住自己的脸,在前面带路。兴欣网吧重新装修过了,能看到的地方都坐满了人,网吧小妹也挺忙活,叶修笑了一下,跟上方锐的脚步。街对面已看不出原来嘉世的原貌,变化有,不变的东西也还在,这样也挺好。

行人都撑着伞注意着脚下往目的地走,没有谁无聊到看别人,方锐今天出门大大咧咧的,脸上什么遮挡都没有。他和叶修聊起兴欣六比四险胜虚空的比赛,走了没十分钟就到了兴欣俱乐部。叶修对荣耀圈的关注度依然高,对兴欣更是在意非常,他离开联盟的第二年,这个崭新的俱乐部就已经成立了,规模尚小,但好歹起步了。

“还挺有模有样。”叶修跟着方锐兜兜转转直接进了职业选手的训练室,这一路上竟然没遇到人,叶修对方锐自在心中的猥琐流肃然起敬。他站在门口打量了一下室内的设施和装潢,这么说道。

突然出现的叶修自然是引起了训练室里的轰动,包荣兴喊着“老大”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扑了过来,叶修简直没有一点点防备,被撞得要倒飞出去的时候又被包荣兴伸手捞了回来,前后三次撞得他眼冒金星还差点咬了舌头。叶修还没缓过劲儿来,就被苏沐橙从侧边一个偷袭给抱住了,罗辑和乔一帆也跃跃欲试,最终还是不好意思扑过来,只好在边上瞎激动。闻声过来的陈果和魏琛等人被挤在了门口,新加入战队的选手也围过来瞻仰大神的风采,早上的训练暂时被打断了。

从人群中挣扎出来之后,叶修省去了寒暄,把这群不务正业的家伙赶回去训练,说有事训练完再讲。

魏琛在叶修背上拍了一巴掌:“想这群崽子了吗?”

沐过雨,乘着风,叶修辗转了一圈又在这里暂时停下了脚步。

 “有点?”叶修做出一副在思考的样子。

雨下个不停,楼下的人撑着伞来来往往。

他看到闪电刺醒了深夜里沉睡的花。

 

end.

--------------------------

崩溃

这个圆筒尬广的广告词,让我不由自主想歪
—周:我吃定你了
—叶:包你满意

【我:???满脑子都是骚操作(*´艸`*)】

以及决定明天更个叶中心,证明自己还活着(◉ ω ◉`)
论文快写完了,也就是还剩个四五篇的样子嘛【坚强地微笑】【即使狗带也要强颜欢笑】

你值得所有掌声和依靠,你值得所有温柔和深爱

2017.5.29老叶和小秋生日快乐